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马行空的博客

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萧伯纳

 
 
 

日志

 
 

在梦中思念着豆浆油条的,并不止张爱玲一人吧  

2016-07-23 09:27: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梦中思念着豆浆油条的,并不止张爱玲一人吧 - taicctvle - 天马行空的博客
 

上海人吃早点,最常见乃是??“四大金刚??”:大饼、油条、豆浆和粢饭。我于帝都客居,常于梦中惊醒,梦境总是相似:在虹口家附近的弄堂里排队买 大饼,香葱和酥油在烤制中散发出奇异的香味,辘辘饥肠每分钟都在??“咕咕??”作响,你还得时不时踮起脚看最前面的大饼摊——有个讨厌的食客居然一下子 买了10个!好不容易排到,用油纸捧着,那烫是真切的,那香更浓郁了,嘴巴摆出??“啊呜??”的形状,就要一口咬下,闹钟却忽然把你拉到现实,只有指尖 犹温,似乎还是刚刚拿到大饼。

http://pic.yupoo.com/penti/FIAMDwkz/1q6pS.jpg

▲上海早点之??“四大金刚??”

这样思念大饼的并不止我一人,还有漂泊异乡的张爱玲。

那时,她的牙已经很坏,不能随意吃自己热爱的绿豆糕和枣泥饼,可依旧馋家乡的葱油大饼。她曾经逛过蒙特利公园市的华人超级市场,买回一种??“刘记葱油饼 ??”,橙色油渍透的纸片,用黑钢笔蘸水写了葱油饼,一块九毛五,标明了使用的是素油,真是解乡愁的雪中送炭,她买了两只,味道自然比不上之前在上海吃过 的,总算是过了瘾,比写那篇《谈吃与画饼充饥》强多了。

http://pic.yupoo.com/penti/FIAMDGx1/2FnKm.jpg

可是她终究没找到油条吃。油条是全国性的食物,在北方叫??“果子??”,到了闽南变成??“油炸鬼??”,浙江还有??“天罗筋??”的说法,有趣的是 在任何一地叫油条,大家都约定俗成似的心知肚明,并不因此吵地域架。油条可单吃,也可搭配其他,对上海人来说,吃大饼不配油条,好像也比得??“鲋鱼多 骨,金橘多酸,莼菜性冷,海棠无香,曾子固不能作诗??”之类的??“人生五恨??”了。

张爱玲在学校时,宿舍里收拾卫生的老女佣,常常为学生们走私贩卖点心与花生米,大约也为张爱玲买过大饼和油条,因为她听那女佣把油条唤作??“油炸桧 ??”。那时候,她便习惯于把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咸与质地厚韧脆薄的对照,与光吃烧饼味道大不相同,这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有人把油条塞在烧饼里 吃,但是油条压扁了就又稍差,因为它里面的空气也是不可少的成分之一。??”

http://pic.yupoo.com/penti/FIAMG7iF/8t3KQ.jpg

也许因为此,上海人总把一根油条两张大饼称之为??“一副??”,小孩考试得了100 分,会称之为??“一副大饼油条??”,乃是象形之意。我儿时大考,也曾经迷信,叫妈妈买了??“一副大饼油条??”吃完去考,倒不曾拿100分。张爱玲 爱吃大饼油条,她笔下的人物也爱吃。《半生缘》里,南京来的??“富二代??”世钧自己在上海工厂里当工程师,早上也是经常吃大饼油条的:

世钧一面吃着一面问:??“你们早上吃什么当早饭???”曼桢道:??“吃稀饭。你们呢???”世钧道:??“叔惠家也是吃稀饭,不过是这样:叔惠的父亲 是非常好客的,晚上常常有人来吃饭,一来来上好些人,把叔惠的母亲都累坏了,早上还得天不亮起来给我们煮粥,我真觉得不过意,所以我常常总是不吃早饭出 来,在摊子上吃两只大饼油条算了。??”

http://pic.yupoo.com/penti/FIAMFpnX/vHeMw.jpg

大饼该配油条,配大饼油条的,永远是豆浆。上海人管??“豆浆??”叫??“豆腐浆??”,分为甜咸两种,甜的加糖,咸的丰富,加酱油、辣油和葱花,还有 虾皮、紫菜以及剪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油条。据说,??“文革??”中开小组会,会上每次必呼??“敬祝伟大领袖万寿无疆??”,其中某人牙齿漏风,误把?? “万寿无疆??”说成??“咸豆腐浆??”——吴语里,咸念作??“han??”,倒和??“万??”是差不多的。因为这个小错误,这位老先生便因此不断 挨整,差点送命。

http://pic.yupoo.com/penti/FIAMonCP/xeVHN.jpg

张爱玲和姑姑都爱喝豆浆,无论是住在赫德路HartRoad(常德路)上的爱丁堡公寓,还是帕克路ParkRoad(黄河路)上的卡尔登公寓,她们都曾经 拜托开电梯的司机帮他们去买。??“托他买豆腐浆,交给他一只旧的牛奶瓶。陆续买了两个礼拜,他很简单地报告道:??‘瓶没有了。’是砸了还是失窃了,也 不得而知。再隔了些时,他拿了一只小一号的牛奶瓶装了豆腐浆来,我们问道:??‘咦?瓶又有了?’他答道:??‘有了。’新的瓶是赔给我们的呢,还是借给 我们的,也不得而知。??”

http://pic.yupoo.com/penti/FIAMFSjn/fQ3UH.jpg

在美国,豆浆当然是缺乏的,张爱玲只好喝点牛奶,她每天喝的TWO-TAN牌鲜奶,大约为了身材,选的是低脂,枣子红方楞硬盒浮着白颜色商标,一盒大约一 个品脱。在美国,买盒装牛奶的人不多,因为并不经济,家常用都是一加仑的桶装,也有大尺寸的纸盒装,张爱玲选的是最小的盒,大概不是因为喝不了那么多,而 是因为她并不会开车,瘦伶伶地提不了多少东西。她去世之后,晚年最信赖的朋友林式同去开冰箱,冰箱里最显眼的,是??“四五大包ENSURE营养炼奶 ??”。那种营养奶昔我曾在纽约的超市里见到过,如获至宝一般买了,却很不好喝,有种奇怪的厚重感,堵在喉咙里下不去,据说添加剂很多,不该多喝。但那却 成为张爱玲晚年的恩物,她靠这补充营养,还曾因此喝坏过肚子。

在这点上,我还是比张爱玲幸运些,因为小区门口,便可以买到北方的??“大饼油条??”——煎饼果子,要油条不要薄脆,配上一杯淡如水的豆浆,聊以慰藉,聊以慰藉。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