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马行空的博客

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萧伯纳

 
 
 

日志

 
 

民主与效率  

2013-06-28 08:40: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军宁 昨天 13:26


某日,斯大林接见一个格鲁吉亚代表团。会见结束后,斯大林发现自己的烟斗不见了。于是,他派遣秘密警察首脑贝利亚去盘查刚才被接见的人,问问谁拿了 他的烟斗。五分种后,斯大林在一堆报纸下找到了自己的烟斗。于是,他又把贝利亚招回来,并晃着手里喜爱的烟斗说到:“瞧!我的烟斗,我找到了。”贝利亚答 道:“太晚了!代表团中半数人已经承认拿了您的烟斗,另外一半拒不承认的人已经在审讯中死掉了。”第二天,官媒发表社论指出,苏联的破案率与结案率世界第 一。(苏联笑话)

今天的世界上,虽然民主国家越来越多,但是依然有人对民主政治提出种种责难;虽然专制国家变得越来越少,但是依然有不少人替专制制度刻意辩护。对民 主政治的一个常见指责就是,就决策而言,民主政治虽好,但是效率不高。为专制制度最常见的一个辩护就是,就决策而言,专制虽差,但是效率颇高。很多人接受 这样一个看法:就效率而言,民主不如专制。

民主与效率 - taicctvle - taicctvle的博客

图注:2011年11月,土耳其议会上政见不一的议员彼此争吵;编辑配图,图片来自网络)

一些人论证到任何事情都有其代价,同样,实行民主也不例外。这个代价就是民主政治下决策与行事效率低下。你看美国政府权力三分互相掣肘,立法机关一 分为二相互扯皮,两个政党互相拆台,还有媒体和选民在那里风言风语,争论不休。而在专制之下,决策与立法,雷厉风行,说干就干,说做就做,领导人一拍板, 就能举全国之力,办惊世之大事。

如果不加仔细辨析,对民主政治的这个指责,听起来似乎还颇有道理。然而,要比较民主与专制各自的效率高低,先必须对效率有个界定。首 先要明确的是,决策的效率不等于决策的速度,虽然两者有关。如果仅仅从时间的角度来界定效率,把效率理解为决策办事所需要的时间多寡,那么,专制下的“效 率”不仅高,而且高的出奇。上面的那个苏联政治笑话就是一个高效办案的注脚。

其次要明确的是,效率是以预期的效果来衡量的。时间意义上的速度高低是个次要的尺度。如果不问效果,把坏事办的多快好省,这不叫有效 率。为大炼钢铁,一夜间砍光村里和附近山头上的树木,这也不叫效率。所以,衡量政治决策的效率,必须联同其效果一起衡量。不考虑后果的效率,不是人类所需 要的效率。真正的效率,不是用时间长短来衡量的,而是用效果来衡量的。谈效率没有用,关键是看效果。这个效果一定要是好的效果。

民主与专制对效率的不同理解来自于各自对政治不同的理解。在专制下,时间在政治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性。衡量决策与施政效率的最重要的尺 度是时间。决策与执行的速度越快,说明权力受到的制约越少。专制所追求的正是不受约束的权力,所以,时间才被看成是衡量效率的第一尺度。专制国家虽然决策 速度快,但是这些政策常常带来严重的后果。另一方面,专制国家的决策常常服务于统治者自身的利益,对普通民众有害无益。

在民主政治下,审慎在政治中具有特殊的重要性。衡量决策与施政效率的最重要的尺度是审慎而不是速度。民主政治下的效率是基于审慎的、 德性的效率,而不是仓促、孤行的效率。这种审慎高于速度的效率思维的对立面是大干快上、多快好省的大跃进式的效率思维。“欲速则不得达”这个描述特别适合 于民主政治下对效率的理解。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效果与速度并不总是成正比例的关系,在政治与人类公共事务领域,尤其如此。

民主政治下,审慎之所以重要,有其内在的原因:民主政治是程序政治,不遵守正常的程序,就不是民主政治了。所以,经过必要的程序,相 互讨价还价,尊重民意, 是立法与决策的必要过程。这些都需要时间。因此,在民主制度下,重大决策犯错误的可能性大大降低了。由于种种纠错机制的存在,和对权力的制约,即使出现决 策上的错误也相对容易得到纠正。

相比之下,专制制度下的决策,不需要经过刚性的程序,不允许发表不同意见,不需要尊重民意,不存在对权力的有效制约。如果执政者认为很有必要的话,决策的速度当然很快。一些专制国家在一个较短的时间段内显示出“高效”,如第三帝国,但是,这种高效是通向覆灭的“高效”。

有人常用能否“集中力量办大事”来衡量政治制度的效率乃至优越性。然而,必须承认,集中力量办大事不是民主国家特征。民主政治的优越 性中不包括“集中力量办大事”这一条。在民主国家,除去战争状态外,政府既无权集中力量,也无权办大事,当然也就不需要专制国家盛行的“集中力量办大事” 所需要的决策与执行的“效率”。

从后果上看,集中力量办大事,往往是集中力量办错事办坏事。民众的需求与政府的决策基本能够对接,这样效率当然高。如果统治者的决策与民众的需求没有制度化的有效对接机制,其结果不仅是效率低,最终还会导致改朝换代,就像中国历史上一再上演的那样。

真正的高效率,不是要追求高速度,而是要防范高速度,因为其背后所隐藏的可能是仓促。从前述的那个苏联笑话来看,专制统治把速度当效 率,他们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民主政治把审慎当效率,宁可放过一千,绝不错杀一个。民主政治的效率观,更顺应人性,因为谁都不愿意被错杀!

(责任编辑:余江波)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