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马行空的博客

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萧伯纳

 
 
 

日志

 
 

中國“錢荒”:自造的危機  

2013-06-25 08:05: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华尔街日报|中國“錢荒”:自造的危機

中國央行正在與它自己人為製造出來的流動性緊張局面角力。

上周初中國突然出現的“錢荒”現象推動短期利率最高飆升至25%,在全球市場引發恐慌。到上週五,資金面壓力稍有緩解。交易員們稱,中國央行可能要 求大型國有銀行不得囤積現金,釋放更多資金來緩解市場的流動性緊縮狀況。但對於中國央行來說,其首要任務依然是在中國領導層的指令下遏制商業銀行為所欲為 的不正常信貸現象。

中國“錢荒”:自造的危機 - taicctvle - taicctvle的博客


 

批評人士認為,中國政府本輪遏制信貸增長的攻勢力度可能過於猛烈,引發了許多其他問題的出現,這加大了中國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陷入動盪、增長持續放緩的風險。

如果上述舉措進一步拉低中國經濟增速,影響將波及全球,從亞洲、拉美、非洲的大宗商品供應商到歐洲、美國的製造企業和高科技公司都將受到衝擊。

很少對其政策措施做出解釋的中國央行沒有回復記者多次的置評請求。

中國此次流動性緊張發生在全球市場震盪之際。全球市場近來大幅波動,至少在一定程度上受到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採取的大規模貨幣寬鬆措施和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 簡稱:美聯儲)開始談論縮減定量寬鬆計畫的影響。

外界對於中國央行可能正採取措施緩解流動性緊張壓力的猜測幫助推低了中國銀行間市場的借款成本。上週五午盤,7天期加權平均回購利率從上週四尾盤的11.62%降至9.29%。

不過,該基準利率仍遠高於2%-3%的正常水準。分析師們表示,相關部門可能需要採取更加強有力的措施來恢復融資環境的穩定。隨著銀行千方百計籌措資金來滿足緊迫的季度末資金需求,本周銀行間市場利率仍有可能上升。

隨著銀行間市場利率居高不下,各銀行的融資成本也都處於高位。摩根大通(J.P. Morgan)的經濟學家朱海斌表示,如果銀行為轉嫁成本而提高貸款利率,這實際上就相當於貨幣緊縮,而這將給本已放緩的經濟帶來更大的壓力。

中國第一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較上年同期增長7.7%,為全球金融危機以來表現最糟糕的一個季度。甚至在央行6月初開始通過控制流動性推高銀 行間市場利率之前,市場就普遍預計中國經濟增長將進一步放緩。此次流動性緊張危機的發生可以說是精心策劃的一步,決策者知道流動性緊張局面的出現將導致經 濟進一步放緩,因為利率上升註定將導致信貸降低,至少在短期內。

中國央行沒有解釋控制流動性的原因,以及這一政策將持續多久,或者它如何衡量政策成敗。這對於缺乏透明度的中國銀行系統而言並不稀奇。去年第三季度信貸大幅增長時,中國官員也基本保持沉默。當時,信貸增長暫時推動了經濟加速增長。

與發達國家的中央銀行不同,中國央行並不獨立。中國央行需要向政府最高機構國務院及共產黨最高領導機構中央政治局彙報。中國國務院上週三誓言,將堅 決防範系統性風險,優化金融資源配置,用好增量、盤活存量。中國分析師表示,這實際上意味著中國央行將繼續控制資金入市,以減少影子銀行信貸的大幅增長。

據野村(Nomura)的資料顯示,2012年中國信貸資金總額(也稱作社會融資規模)已經從2008年占GDP的145%增長至2012年的 207%,經濟學家警告稱,這樣的增速與導致亞洲、歐洲和美國經濟陷入衰退的信貸泡沫相比已經相差無幾。中國的信貸增長主要來自影子銀行機構。因為中國具 有強大的金融儲備且基本上與全球金融系統隔絕,很少有人認為中國即將爆發危機,儘管如此,中國官員和外部經濟學家對於如此巨額信貸最終的清算越來越感到擔 憂。

哈佛大學(Harvard)專門研究金融危機問題的經濟學家Kenneth Rogoff表示,中國官員也許希望主動採取應對措施,以此提高軟著陸的可能。他們也可能認為,如果信貸收縮過猛,他們可以隨時開閘放水。

曾任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研究員的朱海斌表示,抑制銀行間市場信貸快速增長還可以削弱銀行進行金融套利的能力。銀行可以從銀行間市場借款,再以高利率將資 金貸給信託公司。與那些違約風險較高的借款人,信託公司常常被看做是沒有風險的借款人。中國的信託公司是那些把從投資者那裏籌集的資金貸給不同項目的融資 工具。

央行對於這一時機的選擇可能受到中國新一屆領導人增加對小型企業和行業貸款的政治意願影響。與國有大型企業不同,小型企業獲得銀行信貸的難度較大。

此外,選擇在6月份製造這場流動性危機,可以有足夠時間在10月份中國共產黨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前消除由此引發的任何不良影響。新一屆領導人肯定希望到那時經濟處於上升態勢。野村(Nomura)分析師張智威表示,從政治角度而言,到那個時候再收緊政策並非最佳選擇。

但中國央行的行動也可能是建立如下假設基礎上的,即中國政府對經濟還有一定程度的掌控能力;央行已經不具備這種能力。

中國央行可以控制其向市場提供的信貸規模,但很難掌控這些資金的去向。在過去,央行和很多高級官員將大型國有銀行看作是政府的左膀右臂。但隨著國有銀行在經濟和政治領域的影響力進一步壯大、中國經濟的總量和複雜程度進一步提高,央行在微觀管理方面的能力有所下降。

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分析師陶冬和Weishen Deng表示,對流動性的爭奪加劇了金融系統的系統性風險,引發了政策不確定性並進一步放大了市場波動。市場有理由懷疑央行是否有恢復銀行間市場平靜的意願和能力。

即使央行再度開啟信貸閘門,令市場恢復平靜,我們也不清楚國務院加大對新興產業和戰略性行業信貸扶持的目標能否實現。銀行業可能會因此變得更加保守,更多將貸款提供給大型國有企業等老客戶,儘管這些客戶主要來自房地產、鋼鐵和水泥等產能過剩的行業。

摩根大通的朱海斌表示,有過這一經歷後,銀行會更加不願意放貸;將信貸傳遞給所需的目標已經超出了央行的政策能力範圍。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