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马行空的博客

人生有两出悲剧:一是万念俱灰,另一是踌躇满志。—— 萧伯纳

 
 
 

日志

 
 

情景骇人听闻,无论从何角度都值得一看  

2013-02-25 07:11: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电影《契卡》】脱光衣服,面朝木门,预备,放下指挥棒,手枪射击嘭嘭嘭,尸体运走,冲洗血迹,装弹准备下一轮行刑。这是在卢比扬卡的地下室的日常一幕。契卡,即全俄肃反委员会,成立于1917年,列宁给缔造者捷尔任斯基的指示是,“用非常手段同一切反革命分子作斗争的机构”。


契卡(全称为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简称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是俄文的缩写音译)是前苏联的一个情报组织,于19171220日由费利克斯·埃德蒙多维奇·捷尔任斯基创立。该组织是因为列宁在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后要求捷尔任斯基创办一个可以“用非常手段同一切反革命分子作斗争的机构”而创立的。

 

捷尔任斯基将契卡的任务概括为:“在全国范围内消灭和制止反革命和怠工行为,将其积极分子交由法庭处理,同时还进行前期侦查和预审。”实际上,契卡的主要职能还包括逮捕苏联国内的反革命分子,并负责管理监狱、搜查、逮捕、拘禁。

 

契卡于1922年被改组成国家政治保卫局(即格别乌),后又在1954年更名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即著名的苏联情报组织克格勃。

 

捷尔任斯基临终宣言:“你们知道,什么是我的力量所在吗?那就是我从不顾惜自己/“别以为我会寻求革命的公道途径。我们现在不需要公道,现在是面对面的战争,是你死我活的战争。我建议并请求建立一个同反革命进行革命清算的机构。”“我们代表的就是自我组织的恐怖主义—这话要先说清楚。”——自以为真理在我的人往往是最危险的人。

 

    契卡:以革命的名义枪决

 

对于像我这样年龄的人来说,契卡这个词是相当熟悉了,在每一部反映苏联早期历史的影片中,它都必定出现并带着耀眼的光彩。他们总是英俊而威武,穿着黑色的皮衣,目光如炬,不知疲倦地从人群中发现敌对分子。作为契卡的代表人物的捷尔任斯基,更是被我们当成英雄崇拜。

 

这些年随着档案的逐渐公开,随着真相的渐次显现,契卡的形象也暗淡下来,看到这两个字就有后脊梁发凉的感觉。契卡是苏联建立之初设立的肃反委员会的简称,是列宁相当倚重的的一个组织,是一个“用非常手段同一切反革命分子作斗争的机构”(列宁语)。为着新生的苏维埃,确实也是杀人如麻。契卡的名称实际只存在四年多,但这个名字所引起的恐怖,却如幽灵般在盘桓人类历史上。这部由俄罗斯拍摄的影片《契卡》,即是透过契卡一个地方领导人之眼,展示给观众一幅幅血腥的图景。

 

影片确实是相当的血腥,一声声的枪响,一具具的尸体,折磨着你的神经,考验着你忍耐的极限。以至于我第一次看时,刚看了开头的十分钟,就再也看不下去。这段时间正在阅读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里面也经常提及当时的情形,残忍的程度虽是文字叙述,却也并不输于电影给我的震撼。为了有个参照,我又重新将《契卡》看了一遍,此次算从头看到了尾。

 

这部影片到目前仍如恶梦般地缠绕着我。影片不长,大约只有八十多分钟,场景也很单调,大部分就位于一个看守所的地下室里。但八十余分钟的影片中,其中差不多一小时的时间是在枪决人;每次都在这个地下室里,男女老少一群人被从囚牢里带到这里,然后脱光衣服,赤身裸体地走到门板前,脸朝着门板站立;每次都是同样的五个行刑人,手脚利索地朝着他们开枪射击;赤裸的尸体被头朝下吊上地面,然后被扔上板车拉出城外。整个过程异常的规范,就如同屠宰场。

 

   人在这里早已无尊严,生无尊严,死亦然。他们以各种理由被捕,被抄入名单之中。只有简单的审讯:“名字?父称?姓?”无论你如何回答,你的罪名早已定好。契卡人员舒适地坐在办公室里,念着花名册上的名单,逮捕的理由都很简单,仇视苏维埃,或者怠工,有的甚至只是由于职业,或者只是这些人员的妻儿。判决也很简单:“处刑提议?”“枪决。”(枪决两字根本毋须加感叹号,这太平常了,契卡人员甚至用着懒懒的声音)他们最后的生命如同小老鼠,毫无尊严地活着;他们直到临死,还得丢掉最后的羞耻感,赤条条地来,赤条条地去,生命在这里如同一堆破烂,甚至连屠宰场里的牲畜都不如。

 

而这所有的一切,均是在革命的名义下进行的。“革命并不是子虚乌有,它是活生生的有机体。我们要让革命风暴催生出新社会的秩序建设。”这是电影中的一句话,亦是当时革命政权所信守的规则。为了政权,必须革命。为了革命,必须镇压。而如契卡这样的机构,只是革命暴力的必然工具。在革命的名义之下,一切皆可实行。包括恐怖,也是革命的一部分。他们所消灭的并非一小撮人,而是一个阶级,整个资产阶级都是革命的敌人,都必须彻底地粉碎。因此,革命的机器隆隆地开动,只要你与革命相背离,那就是革命的敌人,你就得被从精神到肉体上消灭。在地下室里,白军军官当然是敌人,枪决;牧师也是敌人,枪决;律师、记者都是资产阶级,也是革命的敌人,枪决。在堆的死尸之中,在声声的枪响之后,在恐怖的气氛之中,政权得到稳固,革命得以进行。

 

影片中对话并不多,甚至多不过折磨着人神经的枪声,大多数单调重复且乏味,但其中还是有不少的话语,说得很有力量。“嗯,革命是一只饿鬼,它渴求鲜血,它想把最好的人的血都吸光。但是,它对鲜血的渴求是必须的。”“革命在震惊世界,在重塑世界...革命需要承受痛苦,龌龊,悲痛。”“新世界的诞生是少不了折磨与鲜血。要压制混乱局面,就需要一个强大而残酷的政权,那政权就是我们的地下室。”言简意赅,深刻地反映出了革命的本质。革命是嗜血的,它真如一个怪兽,会吞噬着一切,包括革命自身。近百年的世界历史,其实就在证明着这一点。一个崇尚着暴力与恐怖的社会,必然是一个暴虐的社会,必定会是一个蔑视生命的社会,也是一个会无视人类尊严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不会有和平,也不会有爱,有的只是仇恨,有的只是暴力。它以暴力取得一切,必定也会死于暴力之中。

 

在影片中,作为契卡的人员,他们已经成为杀人的机器。杀人就是他们的职业,杀个反革命分子,比杀头猪还简单,不用去讲究如何用刀,不用考虑褪毛,不用怕被杀对象的反抗,不用去处理后续一切事情,连瞄准都不用,只要一扣扳机,射出子弹就行。每天无数赤裸着人在面前死去,生命对于他们已经麻木。他们开着玩笑,笑骂之中将生命中止。杀完人之后,他们在鲜血中洗澡,挑选着被枪杀者脱下的衣物。他们本身已变成了嗜血的怪兽,只有四溅的鲜血,能让他们感觉到自己存在的价值。不过,他们面对生命的无端消逝,面对着活生生的人死于自己的枪下,真的会一无感觉吗?其实,他们只是被革命异化而已,再恐怖再残忍的政权,亦无法消灭人性。人性总是会在某个时刻复苏,残存的人性也会让他们心神难宁。最后,一个行刑人企图上吊自杀,而剧中的主角最后亦走向疯狂,而成为这台嗜血机器中的一个牺牲者,成为革命这头怪兽嘴中的鲜血。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